艾里里

面对现实

小英雄播了以后我连课都听不下去😨
出久:把锅甩给我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

好久没吃这对的粮了,奶自己一口

……不会画画真痛苦

出茶

摸一个脑洞,因为祖国迫害魔女,御茶子来到语言不通的邻国,饿晕在路边然后被小少爷捡回家的故事。
御茶子:……(颤抖颤抖
出久:呃……我看起来那么像坏人吗 (´・ᆺ・`)

茶这套衣服真好看,可惜智障的我怎么也看不出这是什么构造😂

摸一个御茶子_(•̀ω•́ 」∠)_
顺便问一下有没有喜欢出茶的小姐姐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要饿死了

第一次发文……必须带图什么鬼?随便带了一张ktv拍的😂

出轰,时间在出久和卡酱打完架的第二天
大概是出总厨,爱撒娇的轰和毫无自觉的迟钝恶劣可爱出总
轰第一人称

  一天的课程结束,出于对某个同学的担心,一向冷静的我难得有些急切地回到宿舍楼,刚踏入大厅便发现了想找的人。他站在桌子旁,好像还在碎碎念,我放轻了步伐向他走去,落日的余晖洒在那个一动不动的背影上,卷曲的绿色头发呈现出温暖的色泽,犹豫了一会儿,我收回了想要轻拍他肩膀的手,转身走向冰箱,拿出我昨天买的饭团。
  “啊……轰同学?”被我开冰箱的声音惊动,终于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的绿谷转过身看着我,眼神有点茫然,双手抓着一块抹布。
  “?”
  我们无声地对视了一会儿,我手里抓着饭团,绿谷抓着抹布,场面有点滑稽,最后绿谷终于看出了我眼里的疑问,低低地叫了一声“啊”。在绿谷出声的同时,我也像解除了定身咒一般走向微波炉。
  “这个是因为……打扫中途走神了……”绿谷放下抹布,手却不知道往哪放,像做了错事一样。微波炉在加热我的饭团,我站在微波炉旁看着绿谷。
  “没有再打架?”
  “当然了!我今天很注意尽量少和小胜对话呢!”
  无聊的打架果然没有起到缓和关系的作用,意料之中。
  绿谷突然双眼闪闪发亮,向我靠近,“轰同学?有点事想问你……”
  “不行。”
  绿谷本来就很大的眼晴睁得更大了,然而很快又垂下眼睑,我几乎可以看见他头上下垂的两只犬耳,绿谷张嘴似乎说了什么,但被微波炉“叮”的一声盖住了。
  我打开微波炉,拿出两个饭团,将其中一个递给绿谷。
  “打扫,辛苦了。”
  “嗯?给我的?”
本来我是热给自己吃的,只是突发其想的举动——凝视着那双明亮的眸子,我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点了一下头。
  刚才还消沉不已的绿谷似乎尾巴都摇起来了,接过饭团吃了起来,我快步走向沙发,坐下的同时盯着绿谷,拍了拍旁边的位置。绿谷眨了眨眼,走过来坐到我身边——
  并不是我身边,距离有点远。
  “可以问了。”
  “嗯嗯?”绿谷咽下饭团,“啊好的……轰同学觉得我很傲慢吗?”
  没有自觉?
  这是突然出现在我脑中的四个字。
  绿谷他——虽然看起来很温柔,但是只要关注着他的行动就能知道,他一直都是毫无迷茫地坚守要成为英雄的信念,既使是为此破坏他人的坚持。我明白这样的他,如果这份执着可以称之为傲慢的话——
  虽然嘴里一直嚼着饭团,但我脑中仍在飞快的思考。也许是我沉默的时间太长了,绿谷的眼神越来越委屈,“小胜昨天竟然说我俯视他什么的……为什么啊……”
  “没有这回事。”如果善意的谎言可以守护这份天然,那就没有其他选项了。但我还是为自己吐出谎言却面不改色而小小的惊讶了一下。
  绿谷好像放松了一样叹了口气,“我也觉得没有啊,我对小胜非常友善了吧?!连那件事都告诉……呜呜!”
  你真是憋不住话啊,心里想了什么就会立刻说出来吗。
  绿谷一只手捂住嘴,颤抖着退了退。
  离我更远了。
  我迅速向绿谷伸出一只手,他吓得眼睛都闭上了——
  轻轻地、抚摸了一下他的软软的头发。
  “好奇害死猫,我可不是爆豪。”
  “嗯?”绿谷睁开一只眼,好像没有听懂。
  “我没有兴趣追根究底。”虽然多少猜到了一点,但是我不想深究,不管是你的个性,还是你性格里有点恶劣的地方——
  绿谷的双眼,仿佛宁静深邃的海洋,一瞬间淹没了我。
  ——因为你已经足够耀眼了。
  
  “不过绿谷的确不够纤细。”
  “唉???”
  别说绿谷,我自己都想“唉?”,为什么下意识说出这种抱怨一般的话啊……是因为刚才绿谷露出了过于耀眼的灿烂笑脸吗……?不过“纤细”也许可以算是“傲慢”稀释了一百倍的说法?那我没说错喽。
  “……轰同学是说我不够体贴?”缓过来的绿谷有点不好意思,“没办法啊,我一直没有什么朋友,不太清楚怎么照顾别人……不过现在不一样了。”
  我也是。
  我往绿谷那里移了一点,嗯,这个距离看起来正好,然后我向绿谷倒了下去。
  “轰、轰同学?!”突然被膝枕的绿谷很困扰……我一点都没有起来的意思。
  “好累。”上一天课还要担心被罚打扫的同学,吃个饭还被逼问……这么一想我真的好累,忍不住打了哈欠。
  绿谷还在慌张状态。
  “补习,快要开始了。”
  “啊……轰同学也会不安吗。”绿谷突然就平静下来,温柔地摸着我的头,“轰同学一定能通过的!我相信你!”不愧是不够纤细的绿谷……完全误会了我的意思……我并没有不安,只是想要安慰而已。
  ……也许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安……
  ……和嫉妒。
  “绿谷要是我的青梅竹马就好了。”好像放纵自己说了不得了的话……
  “是那样就好了……”
  我迷迷糊糊地伸手摸了摸绿谷苦涩的笑脸……为什么那样的表情让我有点安心……好像真的困了……
  “晚安。”

  被咔嚓咔嚓的声音吵醒,啊,我们被拿着手机拍照的女孩子围着呢。绿谷双手捂着脸,好像要羞愤致死了。
  继续睡。
  “轰同学?!明明醒了吧?!”
  我没有憋住笑。
  “轰同学笑了?!……笑起来很好看。”
  ……果然憋不住话。